湖北水政监察网

没有南水北调,可能北方的城市都要解体了

发布日期:2021-04-12 17:00 来源:湖北水政监察网 作者:佚名 
这两天有读者在后台留言,让我讲一讲南水北调。
 
这个工程不像三峡大坝那么引人注目,但南水北调的重大意义,一点也不比八纵八横的高铁网络弱。
 
没有它,今天的南北方历史可能都要重写。

01
早在古代,南北方的水资源人均占有量就已经分布不均。
 
不过,那个时候还不是什么特别大的问题。因为当时的城镇体系还不够发达,人口没有像今天这么集聚。而且古代的工业并不发达,小农经济耗水量并不是特别多。
 
但是放在今天,它就是一个非常致命的问题了。不管是生活用水还是生产用水,想要维持一个几百万、一千万的大城市正常运转,就必须得有庞大的水资源储备。
 
举个例子,一个高尔夫球场一年就要吃掉4千万吨,一个京东方的工厂一天就要耗掉2万吨用水。如果没有源源不断的水资源,这些东西都得炸掉推倒。
北方可以说是极度缺水。
 
中国年人均水资源量最少的省份,北方就占了八个,其中尤以华北平原最为严重。上世纪70年代起,原本有着悠久通航历史的华北平原水系便开始逐渐干涸,河床裸露,白沙泛滥。济南的“趵突泉”也不冒水了。
 
渐趋枯竭的地表水脉,使得开采地下水成为必然的选择,华北平原逐渐变成了国内最大的地下水漏斗区。
(以宽度代表河流的径流量,南方粗北方细)
 
按照正常的发展规律,原本北方缺水的城市,将会在水资源枯竭的那一刻彻底奔溃瓦解,人口纷纷逃离到南方。
 
但最终北方还是活了下来,免于解体的命运。
 
原因,就在于我们投入5000亿,跨越数千公里搞了全球最声势浩大的跨流域调水工程——南水北调。
 
从实际效果而言,南水北调工程可以被称为一项跨世纪的伟大工程。
 
02
目前南水北调完成了东线与中线工程。
线路所流经的江苏、山东、河北、河南、天津等地,均在受惠之列。
 
你看郑州的航空港区,它能成功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南水北调。很多人不知道,以富士康为首的加工企业其实是“逐水而居”的,而中原河南却是一个水资源较为匮乏的大省。南水北调为富士康的落地提供了工业用水的基础,也解决了这座城市30万人口的就业问题。
 
今天,航空港区已成为郑州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2020年,该新区的生产总值逾千亿,相当于郑州GDP的10%,进出口贸易额也突破4000亿元。足见南水北调工程,对于国家中心城市之经济发展的提升作用。
 
郑州航空港区的崛起,是过去十几年间南北方产业转移的缩影。
 
改革开放后,南方依托优越的航运条件和地缘贸易优势,承接了来自发达地区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工厂”。
 
而交通与地理均不占优势的北方错过了产业风口,东北老工业基地也一再成为追忆和叹息的对象。
 
随着南方劳动力成本和土地租金的提升,原本低廉的人力、土地不再是南方沿海地区的优势。产业转移成为了必然的趋势。
 
这些转移的企业通常有两个去向:迁往中西部地区,亦或迁往人力成本更低廉的发展中国家。但无论怎样迁移,对于很多制造业而言,水资源永远是不可忽视的要素。
 
对于我国北方内陆城市而言,其产业空间的天花板似乎是显而易见的。如果不解决北方地区的缺水问题,中国沿海地区的产业将很大可能向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转移,进而掏空我国多年积累的制造业基础。南水北调工程在某种意义上维系了中国经济的命脉。
 
据测算,已建成的南水北调东、中线受水城市每年增加的工农业产值已近千亿元。
除了这两条线路,中国还在规划、论证西线工程。该串联起了甘肃、宁夏、内蒙古、陕西、山西五大省份。
 
这些地方,均是中国重要的煤炭能源产地,由此发展而来的重化工行业对水资源的耗费更是达到了难以想象的量级。
 
如果没有南水北调工程,未来这些省市区可能连陷入资源诅咒的资格都没有。
 
图片
 
南水北调工程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意义,就是维持了中国的政治中心运作。
 
咱们的帝都,是一个极度缺水的城市。
 
从世界范围来看,大国首都基本上依托于大型河流发展,如塞纳河之于巴黎,泰晤士河之于伦敦。而北京仅有几条小径流经过。
 
直到49年以前,北京附近的地表径流仍然勉强能提供北京的生活与生产用水,其中以位于北京东西郊的“潮白河”、“永定河”这“二龙”最负盛名。
 
成为中国的心脏后,北京迎来了它人口爆炸增长的时期。短短半个多世纪,北京的人口从建国时的156万已翻了十数倍,如今已达2100余万。
 
庞大的人口规模,喝掉了一个个水库。加之不合理的工业与农业布局,更是让北京成为一只吞噬水源的“巨兽”。
 
1953年北京的扩建方案中明确写到:要将北京建设成我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中心与工业基地。
 
在随后由“消费型城市”向“生产型城市”的转变中,北京走上了复刻苏联模式的发展道路,一跃成为国内工业生产总值第二的城市。高峰期的时候,市区内有一万根烟囱,成为世间少有的工厂首都。
 
这一布局,显然并非合理,脱离了自然发展的规律。相比而言,有深水良港的天津或许是更加“经济”的选址。
 
工业高速发展的北京,到底有多“渴”?
 
自1981年之后,京郊附近的密云水库就不再为天津、河北供水,专供北京。期间北京也曾多次从临近的河北、山西调水。
 
由于北京的特殊地位,基本无需为调水支付成本,但这也加剧了北方省际之间水资源调配的矛盾。
 
08年的奥运会也成为对北京供水的一次大考。有人就调侃,北京的现代史,某种意义上也是一部找水史。
 
后来,国家上马南水北调工程,中线的终点就位于北京颐和园内的团成湖。
 
如果不是南水北调,从附近调取的水资源仅够北京1200万人的生存,更遑论维持其作为国家政治中心、对外交往中心、国际科创中心的的存在了。
 
从这一点而言,南水北调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没有这个超级工程,今天北京就不只是疏解非首都功能那么简单了。
 
或许,它早就退出了中国前十大城市,而京津冀也会因此塌陷下去,整个中国只剩下长三角和大湾区两个增长引擎。
 
中国之所以能够构建起三足鼎立的局面,南水北调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众所周知,三角形在数学上、政治上都是最稳定的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