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水政监察网

湖北水灾2020最新消息_湖北仙桃连发两道“紧急命令”

发布日期:2020-07-08 12:44 来源:湖北水政监察网 作者:佚名 
湖北水灾2020最新消息_2020湖北哪些地方水灾

前几日,长沙一直很热,想着老家的水患,心里盼着降温却又很怕下雨。
老家那边的雨一直很大,亲友、同学在微信群里发的视频和照片显示,老家镇上街道的水已过膝,到处一片汪洋。
 
(来自老家官方的洪灾照片)
 
故乡的水情,已经接近1996年曾亲历的的那场特大洪灾。很多人对1998年夏天的洪灾印象很深,我老家1996年的水灾其实比1998年严重多了。
 
1996年的夏天,正是高一的暑假。
 
大雨,突然下了起来,没日没夜,无休无止。大哥,被村里征去守河堤。雨一直在,传闻四起,有人说为了保武汉可能要炸堤泄洪,有人说河堤年久失修可能会溃坝。
 
老家境内有涢水,平日里大家称之为府河,自西北向东南流经全境。每年汛期,淹掉的都是府河沿岸的村庄和农田。
 
 雨久下不歇,瓜田也没法照看,一日日躲在漏雨的老屋内写着日记。
 
七月的一晚,凌晨2点多,又是瓢泼大雨,一家人被叫醒。大哥和一众守堤的人从堤上被紧急派回村里,说河堤要炸掉,通知全村立即连夜冒雨转移,到府河对岸的应城去。
深更半夜,一家人只带了点随身的东西,锁上门就逃。舍不得自己的日记,出门前我用塑料袋子包好,藏到了房梁上。
 
那雨,真的是瓢泼大雨,夜又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村后的路还是泥巴路,深一脚浅一脚,浑身湿透,跟着人群往与应城交界的大桥逃。
村里距离大桥,约有七八里路,一路上全是冒着大雨撤退的人,有的骑自行车,有的推着板车拉着家当。
 
赶到桥头,桥头挤满了人,男人女人老人孩子,有的还牵着牛等牲口,各种哭声喊声。那座老桥,大约四五米宽,桥栏杆多处残缺,桥面也有些地方破损。雨大天黑,密密麻麻的人,人挨人、人挤人,大家都往桥上涌。
 
一家人,好不容易挤过了桥。
 
过桥后,大家各自投亲靠友。父母亲带着我们一家和几个堂兄堂嫂去了舅舅家。
 
住了几天,雨停了,堤没有炸,也没有溃坝。但坏消息很快传来,村里仅我家所在的村五组,就有两人坠河失踪。
 
那是一对夫妇,就住在我家屋后,两家的房子相距不过几米。丈夫与我同辈,大我七八岁,结婚数年没有孩子,夫妻恩爱。
 
雨一停,村里就组织人力沿河打捞。两三天后,夫妻俩被打捞了出来。
 
那晚,夫妻两人带着两个侄儿一起冒雨撤退,结果有个孩子在桥上被挤下了桥。丈夫跳桥救孩子,可能是被洪水冲撞到了桥墩上(打捞上来后头部头伤),久久没有上来,妻子也跳了下去……
 
 
当时,也有人劝,没劝住。这,是我生平亲闻的殉情。
 
掉下桥的孩子,最后安然无恙。他落水后正好掉在一堆顺水往下漂流的水草上,漂了十几里后被人救起。
 
夫妻俩出殡那天,我们一家人已经从舅舅家撤回了家。我看到孩子披麻戴孝,跪着给他们的叔叔婶婶送葬,嚎啕大哭。
 
2019年清明节回乡,偶遇当年处置善后事宜的一位县领导才知道,当年那位殉情的嫂子已经怀着身孕。
 
2002年,已进报社工作的我曾写过几千字长文试图投给报社的“情感倾诉”版,编辑没看中,她大概觉得是我虚构的一个故事吧。数千字的稿子,后来也丢失了。
 
这几日,总有老家的同学、亲友在微信里发站在那座桥上拍的视频和照片。从他们发的视频和照片目测,水位接近当年的水位,让人揪心。
 
6月28日左右,老家已经经历了一波大雨,府河沿岸的一些村庄被淹,大量的农田被淹没,水退去后,地里的庄稼所剩无几,恐怕会颗粒无收。那几日,据说村里的青壮年都上河堤守堤去了,形势与1996年极为相似。




 
(来自老家灾区的官方照片)
 
 
官方发布的消息说,截至6月29日8时,此次洪涝灾害已造成9个乡镇受灾。同时,造成农作物受灾面积近2995公顷,其中绝收1140公顷,农业直接经济损失达3751万元。
 
雨歇了没几日,这几天又开始下个不停。
 
7月7日,湖北仙桃连发两道“紧急命令”,文内“严防死守”、“情况紧急”之类的表述让人紧张,防洪形势之严峻可见一斑。

 
湖北官方最新的消息,截至7月7日7时统计,4日以来强降雨造成湖北12市(州、直管市)39县(市、区)97.44万人受灾,因灾死亡2人(鹤峰县1人因滑坡掩埋致死,荆州开发区1人因触电致死),紧急转移安置4764人;农作物受灾面积149.84千公顷,其中绝收面积11.42千公顷;因灾倒塌房屋184间,严重损坏178间,一般损坏305间;直接经济损失11.75亿元。
 
 
庚子年,我湖北父老真的是大不幸,才历大疫,又遇水患,一难未平又遭一难。
 
愿雨早住,盼天早晴,盼我父老平安。
 
褚朝新
2020年7月8日